首页 >> 业务研究 >> 内容

浅析“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规定的不适当
                                                 ——从北京“首例”房产加名案的判决遭质疑谈起

浙江君豪律师事务所       华之芬

     【内容提要】本文从北京“首例”房产加名案的判决遭质疑谈起,提出最高人民法院对“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理解的不适当,并进一步分析“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所存在问题,“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未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也简单地将“产权登记”视为“明确表示赠与一方”,违背了我国之前所制定的法律精神。据此,本人提出了当婚后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时,应当如何认定的构想。希冀能抛砖引玉,大家共同探讨,为完善我国婚姻法制度尽一份绵薄之力。
     【关键字】房产加名案 婚姻法解释三  婚后父母出资

       2011年8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简称“婚姻法解释三”)正式实施,并引发了社会舆论的极大关注。据《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2年1月下半月期报道,2011年12月15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房产加名案” ,据说,这是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出台后,北京法院审理的首例房产加名案。这起案件经披露后,在网络上更是引起了广大群众的强烈反响, 也引起了媒体们的竞相报道。程青松律师对该案的判决提出质疑,认为:这起案件的判决属于典型的生搬硬套司法解释条文作出的错误判决。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财产为夫妻共有财产,这是《婚姻法》认定夫妻财产归属的一条基本原则,除非夫妻有另外的约定或者法律有例外的规定,都应适用这一则。  
       一、提出“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的不适当
      “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是这样规定的:“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在最高人民法院为了进一步如何理解这一款问题时,就出现了自相矛盾的情况,让人匪夷所思。第一,在奚晓明所主编,由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著(副主编:杜万华、俞宏武、程新文、沈秋媛;撰稿人:吴晓芳……)的《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理解与适用》中,关于如何理解“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中的“出资”作出如下分析:本条中的出资可包括全部出资和部分出资两大类。 但是,在杜万华(系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程新文、吴晓芳所写的《<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的理解与适用》的论文中,对婚后父母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的认定问题上观点是:父母婚后给子女买房的规定,是指父母支付全款给子女购买房屋且产权登记在出资方子女名下的情形。如果父母只是在子女婚后支付首付款,夫妻共同还贷,产权登记在出资方子女名下,首付款可以认定为只赠与出资父母的子女,离婚时该房屋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对首付款部分应认定为出资人子女的个人财产。由于个人财产婚后的自然增值仍然归个人所有,故离婚时首付款的增值部分也应判归一方所有。 因此,从最高人民法院的理解上来看,关于婚后父母为子女购买不动产的问题上,“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中“出资”是不一致的,且两种理解存在着自相矛盾的地方。第二,同在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的《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理解与适用》著作中,前后内容也自相矛盾。在对“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条文理解中是这样论述部分出资的也应当认定为一方子女的不动产,在父母只支付不动产部分价款且不动产的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情形下,则根据本条立法原意,该部分出资亦应视为对自己子女的一方的赠与。既然父母的该部分出资属于其子女一方的个人财产,那么其子女以该个人财产出资购买房屋时,根据本司法解释第十条关于离婚时一方婚前贷款所购不动产的处理的规定,亦应认定该不动产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但是,在该著作中,关于对“婚姻法解释三”第十条 条文理解并非如此。在条文理解中,反而特别强调了:对于一方婚前签订购房合同支付首付款并在银行按揭贷款、婚后夫妻共同还贷的房屋,完全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一方个人婚前财产都是不对的。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在进一步对“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的理解上还是存在漏洞的,也从而可以看出“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的不适当。
       二、分析“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所存在问题
       从上述的论述上,我们可以看出,最高人民法院对于“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的理解是自身矛盾的。那么,“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本身是不是也存在某些理论上、实践中的问题呢?本人认为,“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本身也是存在问题的。具体分析如下:
     (一)“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保护了部分公平却导致了更大的不公平。
       在这一点上,我们也可以结合“婚姻法解释三”出台的背景来展开。2008年开始,全国房价开始上升,致使房价水平与人民的生活水平极不相称。在这种情况下,被称作为“刚性”需求的80后年轻人,因刚步入社会工作没有财富积累,根本无力购买如此高价的不动产。在此种情况下,家中的父母往往会为了子女成家的需要,倾其所囊甚至借钱为子女购买房不动产。在“婚姻法解释三”出台之前,根据婚姻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婚后父母所购买的不动产,如未明确表示赠与一方,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如子女离婚,父母所购买的不动产就按照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似乎显失公平。在此背景下,“婚姻法解释三”对此作出了专门规定,即“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
       但本人认为,“婚姻法解释三”正因为保护了这部分公平却又导致了更大的不公平。其实,在“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出台之前,婚后一方父母出资买房将房屋登记到自己子女名下的现象是比较多的,且大家都有共识将房产认为是夫妻共同财产(没有其他约定前提下),也可以预见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对房产归属都有一种基于法律规定的默契和共识,并在此基础上对家庭投入时间和精力以共同经营婚姻。 但“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出台之后,就改变了这一规则。如夫妻关系一旦破裂诉至法院时,作为家庭中最大的财产房屋权属就会因规则变化从而导致另一方当事人在财产分割上的预期落空并进而影响到公平就可能成为司法实践中的另一大问题。
       具体而言,关于婚后父母买房登记在自己子女一方名下的情况有很多种,是不能统一以“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来进行判定。我们还要考虑到婚后父母买房登记在自己子女一方名下时的买房时间(例如是在房价回落时,还是在房价上升时等)、父母的出资额(例如是全额出资,还是出首付款,还是出一成、三成、五成等),还有可能的一些其他特殊(在此忽略不计)。我们可以将购房时间、父母的出资额度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一个婚后父母买房登记在父母子女乙方名下的基本类型图了(如下图)。


 
 

 

       正如图中所直观的显示,关于婚后父母买房登记在自己子女一方名下的情形是各种各样的。而“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所要维护父母利益的情形的正是第一象限中,准确地说,应该是横轴越往右,纵轴越往上,在适用之前的《婚姻法》及司法解释极有可能损害到父母的利益,也就是这类案件在适用“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可能才有正当性和合理性。因此,本人认为,“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并不当然适合运用到所有的案件。当最高人民法院以司法解释的名义改变了之前的规则并要求正在审理的一、二审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一律适用修改后的婚姻法时,“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适用必然在解决已有显失公平问题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大范围内的不公平。这也就出现了当开庭的时候,夫妻双方均对房产为夫妻共同财产无异议,但“婚姻法解释三”实施后,就出现了产权登记者将另一方扫地出门的现象。因此,“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最大的问题就是未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根据不同类的情况作出不同的判定,同时,其溯及既往的司法效力带来更大范围内的不公平。
     (二)简单地将“产权登记”视为“明确表示赠与一方”。
       根据《婚姻法》第十八条 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二条 的规定,确定了这一规则,即:除非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否则,婚后父母出资购房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的应认定夫妻共同财产。因此,父母的意思是非常重要,更是不可忽略的意思表示的要件。意思表示概念意味着,它就应有两个最基本的要素,即意思本身和意思的表达。其中前者是实质要素,因为没有意思,也就没有所谓的意思的表示,正如萨维尼所言“意思表示的基础就是意愿的实在”,“一个特定的意思理所当然的要作为唯一重要和生效的因素来考虑”。 但“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却简单地将“产权登记”视为“明确表示赠与一方”,这显然不符合意思表示的构成要件。
       具体来说,本人认为,“产权登记”不能就视为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因为,“产权登记”并不是父母的意思,而是子女的行为。同时,将产权登记在出资父母的子女名下并不必然是出资父母表示将出资或房产赠与自己子女名下的意思,例如,在北京首例房产加名案件中,在购房时男方父母并没有明确表示要买房给男方,是男方和女方婚后想要购房,父母出了大部分的首付款。但因房产只能登记在北京户口,因此,女方才未能作为共同共有人登记。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中的“视为”背后所虚拟的东西:物权的赠与行为。这样来看,父母出资的行为,就成了一个房产权属上的赠与。但实际当中,毕竟父母全额出资购房的情况相对来说较少,而父母部分出资帮子女购房的现象较多。父母出资的行为,就很难视为一个房产权属上的赠与,不过,出资的赠与貌似很有可能。此外,根据“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其所指向的仅仅是不动产,而并不包括其他财产,如汽车或股票等等,即使是在婚后由其中一方父母出资购买,登记在出资一方的子女名下,却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这样与“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的精神自相矛盾,从而又导致不公平现象出现。
       因此,无论是全额出资还是部分出资,父母的意思还是非常关键的。在处理离婚财产案件的时候,就必须调查父母的意思到底是怎么样的。如果双方都无法举证,房产的权属应当按照一般原则,即婚后夫妻共同财产。如果有证据证明的(其实,本人认为,父母完全可在在购房时与自己的子女签订相关的书面协议,甚至,可以办理公证手续),则按照证据所待证的事实来认定。
       三、本人的构想
       其实,关于婚后父母出资为子女购置房屋的问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二条征求社会意见时,就已经考虑过是否可以专门针对房屋所有权的归属问题进行处理。但是,经过征求意见和反复讨论研究后,如果专门针对房屋所有权的归属问题进行处理,将会在司法审判实务操作上带来一定的难度。因为,在实践中,父母出资为子女购置房屋的情况非常复杂,鉴于房屋所有权问题复杂多样且不宜处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二条就将所要解决的对象目标确定为父母为子女购置房屋的出资问题上,而非房屋的权属上。 
       在今天,房屋所有权的问题仍然是复杂多样的。因此,“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绝对地将“产权登记”视为“明确表示赠与乙方”,将房产的权属问题以“产权登记”为准,势必会造成审判过程中的不公。“婚姻法解释三”正式实施以来,各地也有很多离婚诉讼中的一方利用“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与自己的父母合谋制造“债务”以骗得房产的情形。对此,本人提出自己的构想,认为婚后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房屋的情形,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父母全部出资,即婚后由一方父母全部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这一情形。另一种是父母部分出资,包括首付款或者房屋全额的一成、二成、五成、六成等等。
       对于婚后父母全部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时,本人认为,也不能简单的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也应该调查父母的意思到底是什么?父母明确表示赠与自己子女的,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
       对于婚后由一方父母部分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本人认为,父母是没法明确将房屋的产权赠与自己子女的,因房产因仅支付了部分款项,房屋产权基本是处于已抵押等特殊情况之下,但父母可以明确表示所出资是赠与自己子女的。在这种情况下,离婚时该不动产应先由双方进行协议处理。不能达成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考虑到父母出资情况,夫妻双方共同还贷以及夫妻之间是否约定实行分别财产制或者对涉案房屋的还贷问题有特别的约定,同时,也要遵循“照顾子女和女方利益”原则等等因素,综合各项因素,在双方起诉离婚时来判定房产的权属问题。因此,针对父母部分出资的情况,我们不应绝对地说遇到此类情况就必须遵循“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的此类分割原则。我们可以为遇到此类情况时提供一般办法,如可以判决该不动产归产权登记一方。尚未归还的贷款为产权登记一方的个人债务。双方婚后共同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对应财产增值部分,离婚时应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原则,由产权登记一方对另一方进行补偿。但假如,父母出资的一方子女因某种原因经济状况发生变化,离婚时不具备继续偿还银行贷款的能力,而另一方当事人有此能力,则为了避免涉案房屋被银行行使抵押权,另一方要求取得所有权并愿意补偿对方(父母出资部分所产生的增值部分归初一乙方子女所有),此时,我倒觉得,可以讲房产的权属认定为出资父母的子女的配偶所有。当然,我们不可能将房产权属认定为产权登记者的配偶的情形一一罗列,但在司法解释中,我们可以提供一般办法,其他的情况根据具体的案件情况具体地来认定。
       综上,本人认为,“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可以修改为“婚后由一方父母全部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且父母明确表示只赠与自己子女一方的,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婚后由一方父母部分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且一方父母明确表示出资只赠与自己子女一方的,离婚时该不动产由双方协议处理。不能达成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该不动产归产权登记一方,尚未归还的贷款为产权登记一方的个人债务。双方婚后共同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应财产增值部分,离婚时应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的原则,由产权登记一方对另一方进行补偿。”
     

主办单位:丽水市律师协会 版权所有 浙ICP备19014247号-1
地址:市司法局一楼112 电话:0578-2106145
技术支持:润众文化 技术热线:13600601688